http://zkdcsy.com.cn

当前位置: 上海源倾电气有限公司 > 社会 > 文章页 听!这只东方白鹳讲自己的“回家”故事……

听!这只东方白鹳讲自己的“回家”故事……

时间:2022-11-22来源: 作者:admin点击:
内容提要:今天开始,记者将借用“希希”的视角和口吻,继续讲述它从放归到再被救助到再放归的过程,同时,见证了我市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艰辛。 天津北方网讯:去年12月,天津救助的东方白鹳“希希”在江西鄱阳湖放归自然

内容提要:今天开始,记者将借用“希希”的视角和口吻,继续讲述它从放归到再被救助到再放归的过程,同时,见证了我市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艰辛。

天津北方网讯:去年12月,天津救助的东方白鹳“希希”在江西鄱阳湖放归自然后,本市动物保护专家和记者利用GPS系统对“希希”的行动轨迹和健康状况一路进行实时跟踪。

它在今春迁徙再过本市时,因途中食物短缺,在宝坻区刚蓄上水的稻田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,再次被人工救助,并又一次回到了天津市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中心,如今,“希希”已经痊愈,在救助中心内与曾经的许多老友快乐地生活着。

今天开始,记者将借用“希希”的视角和口吻,继续讲述它从放归到再被救助到再放归的过程,同时,见证了我市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艰辛。


大家好,还记得我吗?没错,我就是被天津救助的东方白鹳——“希希”。

2021年8月的一天,我因为身体虚弱,在武清的一处苇塘中被好心人救起,送到了天津市野生动物救助驯养繁殖中心。经过那里的人们悉心的照料,不多久,便恢复了体力。可是,人们知道,我们鹳族夏天的家主要在东北地区,而且,也不知道为什么8月我还会在天津出现,只能给我“办了张房卡”,让我暂住在中心,每天好吃好喝,还有一大群雁、鸭与我做伴。虽然不与我同类,但我非常快乐,一点也不寂寞,而且,不仅是身体,我的“朋友圈”也“壮大”了不少!

2021年12月9日早,天还没亮,我忽然被人叫起,关进了一间狭小的、黑黑的木屋里,什么也看不见,但听声音,附近还有别的“朋友”也被关了起来。没多久,木屋居然动了,虽然不是很颠簸,但能感觉到,我们是被拉走了!人们这是要把我们送到哪里?“朋友圈”总有鸟说,它们是从“断头台”被救下来的,莫不是……我不敢想了,鸟生啊,爱咋地咋地吧!

不知过了多久,木屋忽然不颠了,却似乎又被搬动了起来,外面不时传来许多悲切的哭声,难道?难道?我也拼命地嚎啕大哭起来!虽然没什么用吧,但总比压在心里强!反正是最后一次哭了!必须“惊天地、泣鬼神”!

哭着哭着,木屋的门开了,我狠命地向角落里扎,不能出去,出去就没命了!可是,屋子斜了起来,我被滑了出去!

环视了四周,没看见“断头台”,我和我的一部分朋友,还有许多别的鸟被一大群人围在了一堵扇形的人墙前,屋门打开的方向,是一个美丽的巨大的湖!还有动听的音乐响彻天际!两只白天鹅竟然还在一个人的引领下翩翩起舞!

一股熟悉的家的味道扑面而来!!!我回家了?我自由了???真的!我真的自由了!我瞬间止住了哭,朝天大笑起来,但眼泪却没止住,是高兴地笑出来的好不好!

看了眼其他的鸟,我无比自豪!因为,我是东方白鹳!是级别最高贵的,是鹳就得有鹳样!迈着矫健轻盈的步伐,我仪式感十足地带领着其他鸟向着湖边走去。喝了几口家乡的水,又吃了几条家乡的鱼,我满怀感激地向还我自由的人们挥了挥翅,起身开始寻觅已离散半年的亲朋……

后来我知道,为了让我更好、更方便地回归自然、恢复本性,天津的好心人用“候鸟快递”把我和其他一些朋友送回了我们鹳族冬天的家——鄱阳湖。

(记者 钱进 潘立峰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